兰台说史·一言不合就退群 这个小国的底气从何来?

时间:2019-08-13  点击次数:   

  卡塔尔近日又搞了个大新闻,其宣布于2019年1月1日退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简称欧佩克)。卡塔尔已加入欧佩克57年了,可如今其为何要突然退出自己参与建设多年的欧佩克,与昔日的盟友作对呢?卡塔尔“退群”的底气从何而来?

  翻开世界地图,不熟悉卡塔尔的通常都找不到它,因为其国土面积实在是太狭小了,仅1.15万平方千米,相当于三分之二个北京的大小。面积小也就算了,卡塔尔的自然环境也不怎么样,其位于波斯湾南岸阿拉伯半岛中部,全境大部分为沙漠,全年高温少雨,地表也无常流河,土地贫瘠,水源短缺。

  卡塔尔这样地理环境糟糕的弹丸之地不可能发展出种植农业,自然也无法承载大量人口,因而其居民大都以放牧、捕鱼、采珠与海上贸易为生,财富积累缓慢,因此也没有孕育出发达的文明。在历史上卡塔尔大都从属于大国,如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与奥斯曼帝国等,而且还是不受重视的荒芜边陲之地。

  不过这样的状况在上世纪中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在一海之隔的邻居巴林与沙特相继钻探出石油后,卡塔尔也于1939年传来捷报,英国操控的伊拉克石油公司在西海岸的杜汉发现了陆上油田,其储量惊人,1949年正式投产后,其原油日产量达33.5万桶,是卡塔尔最大的油田。随后在1960年至1970年间,卡塔尔在其东部领海又陆续发现了5处海上油田,极大地提升了本国的石油产能。

  可是此时卡塔尔的石油生产与其他产油国一样,都是由英美等国的石油公司所垄断的,产油国本国每年仅能获得极少的租金与分成,与石油公司所得的收入比起来简直是杯水车薪。为了从外国油企中收回石油主权,提升标价与税金,维护石油收入的稳定,卡塔尔在1961年加入了石油输出国组织,与沙特、伊拉克、科威特、伊朗以及委内瑞拉共同对抗外国油企,协调统一石油政策与价格。

  卡塔尔利用先前所得的租金与石油销售分成,逐步买下了本国油田与炼油长的所有权,最终于1977年将本国石油产业国有化,卡塔尔自此独占本国石油利润。滚滚黑金为卡塔尔带来了丰厚的收入,经济连年高速增长,使其从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列,一跃进入高收入国家梯队。

  不过,石油并不完全是卡塔尔发家致富最重要的途径,其“一夜暴富”的背后,另一项产业——天然气功不可没。卡塔尔于1971年在其北部领海发现了北方—南帕斯气田,其总面积达9700平方千米,几乎和卡塔尔领土面积差不多大了。该气田由卡塔尔与伊朗两国共享,曾道人救世网,其北部3700平方千米位于伊朗领海内,被称为南帕斯气田,其余南部6000平方千米位于卡塔尔领海内,被称为北方气田。

  北方—南帕斯气田的天然气储量高达51万亿立方米,占全球已探明天然气总储量的19%,也几乎是世界上其他所有已知气田储量的总和。发现北方气田后,卡塔尔的天然气总储量一跃成为世界第三,仅次于苏联/俄罗斯与伊朗。

  但是天然气开采与石油开采不同,卡塔尔此前并无开采天然气的经验,也缺乏专业技术人员与设施,为此卡塔尔不得不再次引入外资,由本国的卡塔尔石油公司与英国石油公司(BP)以及法国石油公司(CFP,今道达尔)共同组建合资企业——卡塔尔天然气公司,共同开发北方气田。

  经过十几年的筹备规划,卡塔尔开始分阶段开发北方气田,第一阶段先建设满负荷日产量达8000万立方米的天然气开采、处理与运输设施,以满足卡塔尔本国的需求,用于发电、居民生活以及往杜汉油田内注气增压。此外,卡塔尔还规划了一系列下游产业设施,如用天然气发电电解铝,冶炼铁合金,制备肥料等。1989年,北方气田的液化与脱硫设备投产,日产量达到2300万立方米。两年后,第一阶段开发计划完成。

  第二阶段,卡塔尔计划进一步增产,将北方气田出产的天然气,在海湾合作委员会的框架下,通过天然气管线出口至波斯湾邻国。第三阶段,卡塔尔准备将天然气液化,通过液化气船出口至欧洲与亚洲各国。

  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海湾战争爆发,动荡不安的局势使得外国资本大规模逃离波斯湾地区,卡塔尔第二与第三阶段的计划陷入停滞,工程进度被迫放慢。1996年,卡塔尔才在北部的拉斯拉凡港建立起工业园,用以液化北方气田开采出的天然气。次年拉斯拉凡工业园初步投产后,卡塔尔第一次向西班牙出口了1600万立方米的液化天然气(LNG)。

  随着拉斯拉凡工业园的扩容升级,卡塔尔天然气出口量与日俱增。2005年,卡塔尔全年共出口液化天然气279亿立方米,其中89亿立方米销往日本,83亿立方米出口至韩国,60亿立方米运往印度,亚洲俨然成了卡塔尔天然气最大的市场。次年,产量节节攀升的卡塔尔超越印度尼西亚,登顶全球最大液化天然气出口国。

  在出口液化天然气的同时,卡塔尔还着手将本国廉价的天然气用于合成诸如超低硫柴油与石脑油之类的燃料(GTL),提升利润空间。为此,卡塔尔在拉斯拉凡工业区内与美孚石油公司以及荷兰皇家壳牌公司合资开发了三处天然气合成燃料设施。至2012年,卡塔尔天然气合成燃料日产量已达17.7万桶,获利颇丰。

  卡塔尔2011年出口产品类别比例图,可见天然气产品与石油产品几乎各占半壁江山。

  天然气产业蓬勃发展,卡塔尔的经济也节节高,其在2006年的GDP增长率达到了惊人的26.2%,并在此后五年间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2017年,卡塔尔人均GDP达12.8万美元,位居世界第一。丰厚的天然气收入与石油收入一道,极大地提升了卡塔尔公民的生活水准,卡塔尔失业率仅为0.1%,其不仅没有任何税收,而且还提供免费医疗服务等社会福利。

  在国际油价长期地位徘徊的当下,卡塔尔石油收入萎缩,但天然气收入仍保持稳定,加之其还坐拥世界最大天然气田,这才使得卡塔尔经济在2017年6月沙特、阿联酋、巴林、埃及与也门等国对其进行断交封锁后支撑下来,并与之针锋相对,展开政治与外交层面的反攻,卡塔尔利用其巨大的天然气储产量,拉来了土耳其与伊朗的军事与经济支持,制衡沙特的经济封锁,以小博大。

  为了对抗沙特,卡塔尔也动起了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的脑筋。欧佩克内部虽说是14个成员国权力平等,但实际上欧佩克三分之二的石油储量与产能都集中在波斯湾地区的六个国家手中,其中沙特阿拉伯占最大的份额,因而沙特是欧佩克事实上的领导,对减产增产事宜拥有数一数二的话语权。

  卡塔尔在欧佩克中则没什么分量,其石油日产量仅占欧佩克总量的3%,位列组织内的第11位,拳头不够硬的卡塔尔对各成员国石油减产增产事宜毫无掌控力。此外,卡塔尔的命根子——北方气田是与伊朗拥有的南帕斯气田接壤的,两国实质上共享一块气田,自然需要就天然气开采展开协商与合作。可伊朗是沙特的宿敌,若卡塔尔与伊朗走近,必然招致沙特的不满。

  既然卡塔尔在以石油生产为主的欧佩克里混不出什么名堂,还处处受限,而且组织头目现在都成了自己的敌人,那还不如退出,使得自己再也不受其框架束缚,提高本国石油与天然气生产的独立自主性。基于上述考虑,卡塔尔遂选择退出欧佩克,专注于本国潜力更大的天然气生产。

  卡塔尔依仗自己拥有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田,底气十足地公然“退群”,叫板沙特,以示其对沙特主导的欧佩克的前景的质疑,削弱沙特的地区与国际影响力。

  在退出欧佩克之后,卡塔尔下一步还可能会继续“退群”,离开同样由沙特把持的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GCC),拆沙特的台。由此看来,有天然气撑腰的卡塔尔在短期之内是不会向沙特、阿联酋与巴林等国的封锁妥协的。


铁算盘心水论坛| 跑狗彩图自动更新每期| 香港白小姐免费资料四不| 正版马会生活幽默资料| 通天报正版图彩图| 铁算盘论坛九肖王| 香港财神爷118图库| 香港赛马会六合彩资料网论坛| 香港九龙图库彩图168| 香港通天报官方网站|